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谈情说爱 >

如何爱已不在 不如轻松地放手

发布: 2018-05-07  | 来源:现代健康网综合  |编辑:qjylgz.com  |查看:
本文相关:轻松地放手
收藏
离婚是梦的破碎、理想的毁灭。当婚姻走到离婚这一步,该挽回还是离开?离婚后,又怎么再开始一个人的人生?
我还记得,那时我们住在汐止公寓五楼,结婚前几年,我们一直很甜蜜,都是他背着我上五楼;他从来没有自己吹过头发,都是我帮他吹的,早晨连牙膏我都帮他挤好。
他开始外遇后,常常不回家,晚上我就到顶楼等,望着远远每一部进小区的车子,夜愈来愈黑,我知道他不会回来了,我就拿起米酒一直灌,直到酩酊大醉地睡去,隔天我装着若无其事地照常上班,不敢让同事知道我的状况,我瘦到只剩42公斤,裙子即使加了一个拳头还是太松。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两年多,直到他同意离婚。
如何爱已不在 不如轻松地放手
说着20年前的往事,女主角杨敏秀,神情自若,彷佛说的是小说书上的情节。穿着白色无袖上衣,外面罩着白色西装外套,提着公文包,杨敏秀现在是保德信人寿业绩亮丽的执行寿险顾问之一。离婚后,她搬了家,换了工作,全心全意开创自己的人生。
台湾的离婚率每年攀升,从1998年的2.0对(每千人口)到2003年的2.9对,是全球第五名。每一个人离婚的故事,也许不尽相同,却一样地痛楚。“离婚的痛,像是截肢般撕裂,血肉模糊的痛,”也离过婚的实践家庭与儿童发展研究所所长谢文宜指出。离婚一定是痛苦的,不论是想要离开的人,或是被迫离开的人。
“离婚是一个梦的破碎,一个理想的毁灭,更何况失落的不只是梦、对方或自己,还有共同回忆和朋友要割舍,”谢文宜说。
不过,“离婚也是最好的发明,”作家陈若曦说。她和先生的浪漫与革命情感,在结婚35年后画下句点,“理想不同,没有必要硬把两个人死绑在一起,要给彼此自由。”
理性思考离婚的理由与决定
做离婚选择时,面对是岔路,离或不离,两条路都不会好走,你永远不知道哪一条路是比较容易。
“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很重要,”马偕医院协谈中心社工师孙祯说。结婚或单身都有利有弊,必须要想清楚,友缘基金会执行长廖清碧提醒。
在报社担任记者的林素如,结婚当天,就因为婆婆觉得不受尊敬,因而和婆婆大吵了一架,当场就说要离婚。往后的日子,即使没有和公婆住在一起,婆婆对媳妇要求,让工作忙碌的她无法消受,和婆婆的冲突,不停浮出台面。结婚两年多,她总是在哭泣与吵闹中过日子,她问自己:“这是我要过的日子吗?”终于和先生分居几个月后,离了婚。
离婚后第二天,清晨醒来睁开眼睛,见到阳光从窗户洒进来,林素如笑了出来,“这就是我要的一个人的生活,”过去的心理压力完全消失,她静下心来写稿,重新开始过生活。
有着甜甜的笑,林素如坚信,“人生并不会因结婚而变得更圆满与完美,而是我能不能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与梦。”
留美博士,专长神经生理学,曾是大学教授的齐淑英感叹,在婚姻中很难有自我。
齐淑英和第二任先生结婚后四年多回台湾任教。先生在硅谷高科技业工作,经常隔洋电话诉苦在社交场合没有另一半一起出席的不便,让她觉得压力很大,好像亏欠他。她想了想,要这个婚姻,就会没有自己,没办法实现后半辈子的理想。她先生常说,“我有吃的,你就有吃的。”齐淑英心想,“没有你,我也有吃的啊。”她不想当任何人的附属品,决定后半辈子要为自己而活,“离了婚,啊,海阔天空,”她开怀地大叫了一声。
有没有努力过?
决定离婚,首先要思考的是,自己是不是在婚姻里努力过?杨敏秀回忆起她的婚姻,唯一感到遗憾的是,没有努力去为婚姻解套,“先生大半时间不回来,一见面我就跟他说,我们离婚吧,等于是把他往外推。”
结婚两年多后离婚的林素如虽不后悔,但是遗憾过程没有好好处理,回忆自己的婚姻,是一连串的争执与泪水,“在过程中,自己也许太过任性与赌气了些。”
谢文宜认为,大多数人往往太早放弃。要问问自己,“美好的仗是否已经打过?”然后所做的离婚决定,也许比较不会有遗憾。除非有暴力危及生命,否则应该给彼此机会。晚晴基金会辅导义工老师陈慕柔认为,在婚姻里要用心经营,把它当做修学分一样,要努力过关。如果还是被当掉,至少尽力了。
要能养活自己
决定要离婚,首要条件是要有独立自主的经济能力,可以养活自己以及孩子。
要问自己,是否做好一个人生活的准备?有没有办法一个人过日子?会不会从此再也找不到伴侣?在晚晴担任过三年义工的陈若曦,看过太多哭哭啼啼的女性,先生外遇,想要离婚,却一点经济能力都没有,走也走不了。陈若曦因此建议女性,最好在结婚前要问自己万一婚姻生变,有没有能力独立养小孩?如果有,才勇敢地结婚生子,没有的话,先存钱再说。
廖清碧也认为,女性应该要有危机意识,即便是家庭主妇,也要规划属于自己可以支配的金钱。危机不一定是婚姻危机,万一对方失去工作能力,至少有一笔钱可以应急,廖清碧说。
放下不舍、愤怒与过去所有的美好
离婚的当下也许只是找一个容易的出口。要面对的问题,往往在离婚后才一一浮现。首先要面对的是愤怒,要放下对对方的生气、放下受害者的心态,也要放下所有美好的回忆与悔恨。
根据晚晴基金会针对来求助者的统计,外遇一直是婚姻问题的第一名。“要学习放下,放下自己的不甘心与不舍,”廖清碧指出。“最怕的是,陷在失婚里,一直坐在里面哭,就这样哭了一辈子,”谢文宜说,必要时可以找专业咨商人员谈一谈,复原得比较快。
市立疗养院的精神科医师杨连谦也建议,应该避免一再纵容自己掉在被背叛的情绪里,停止这样的伤害。
在情绪过后,谢文宜建议,应该要思考自己在上一个婚姻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要想清楚问题在哪里?避免再下一段关系里,重蹈覆辙。
重建自我
离婚后,重建之路才刚要开始。
马偕医院协谈中心社工师孙祯说,离婚后,最怕自暴自弃,改变与否在于自己,钥匙是握在你的手里。成为一个自信的女人,要让自己看到自己。
在美国、新加坡及台湾都做过婚姻辅导,谢文宜比喻,离婚后的自我重建,有点像是浴火重生,要想象自己是站在最深的谷底,开始往上爬。要重新想一想,你的人生要的是什么?什么对你来说最重要?
面对自己,勇敢去冒险
婚姻就像是一所学校。
杨敏秀虽然离了婚还是肯定婚姻的价值,她认为,进了婚姻学校,是去学习如何爱、包容、妥协、沟通与相互扶持。
亲密关系,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,要一起努力、尝试。如果努力过了,明白做朋友比做伴侣更适合,接受这样的结果,带着祝福和尊重对方的心,学习放手,人生可以更快乐,谢文宜说。
离婚后最大的适应是如何看待自己,千万不要认为你自己就是个失败者。当初陈若曦的先生一直不肯离婚,因为怕失面子。陈若曦力劝,离婚只是我们彼此做了不同选择而已,不是失败与否的问题。
谢文宜建议,把离婚的经验当做人生中一个比较艰难的学习功课,学习了解自己与亲密关系。“要抱持最惨的我都经历过了,还有什么是我不能面对的?要更有勇气去冒任何的险,”谢文宜说。
如何和孩子谈离婚
当父母分居或是离婚时,所有的孩子都会感到很强的失落。
小孩可能会退缩、暴躁或是出现其他行为问题。
当孩子经历这些情绪困扰时,孩子需要父母、家人的全力支持。
■当你做了决定,或是确定会离婚时,尽早告诉孩子。在任何改变之前就要告诉孩子。
■不要告诉孩子你们婚姻出问题的细节。
■告诉孩子可能会有的改变,包括搬家、转学。父母应该听听孩子的问题,并且回答他们的疑问。
■如果可能,父母应该一起告诉孩子关于离婚的事。父母应该不要在这件事争吵,而是要一起支持孩子的想法和感觉。
■一定要再三告诉孩子,爸妈离婚不是孩子的错。关于爸妈的离婚,孩子没有任何的责任。
■不要把孩子当做倾诉的对象。不要在孩子面前数落对方──要负起安慰你的责任,孩子会很痛苦。
■必要时,告知学校老师关于离婚的状况,让老师可以协助孩子处理情绪困扰,晚晴辅导义工,也曾是小学老师的陈慕柔建议。
 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转载自网络,发布文章 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用,另:文章 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站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回到首页